当前位置:首页 > 火币资讯 > 正文内容

我的比特币卖不掉

火币网2020-10-19

我的比特币卖不掉 火币资讯

我的比特币卖不掉

今天凌晨,李笑来兴奋地发出微博,宣布他以诽谤罪起诉陈伟星,并赢得二审。

关于陈伟星和李笑来,南宫的故事,写了一些文章来解释它们。

156号:李笑来炮轰陈伟星有一些有趣的地方!—— 南宫远呕血精炼

158号:李笑来和陈伟星大战升级—— 南宫远火线解读

以下是正文:

1.李笑来起诉的核心内容是什么?

陈伟星说,李笑来“欠别人3万比特币”,“伪首富”发了十几个项目,提了EOS放在口袋里,然后套现给自己”,“把提来的比特币放进Just-dice赌场洗钱或者输钱”,“贪污挪用公款”,“pressone,Bigone  李笑来骗局”,“李首骗”等等。

李笑来声称上述言论已经构成侮辱和诽谤,而陈伟星则认为他的言论有很多可信的来源,如媒体报道和涉及公共问题。他的言论旨在提醒公众注意风险,并未导致李笑来社会评价的降低,因此不构成侵犯名誉权。

把事实和推理,南宫远远没有分析一个项目。

我欠别人3万比特币。意味着李笑来比特基金已经募集了3万个比特币,这个基金已经被清算。这个基金虽然没有跑赢比特币,但是跑赢了人民币。最重要的是,它是货币圈为数不多的没有跑路的基金,值得称道。然而,应该指出,陈伟星指责前者,李笑来支付后者。陈伟星说,李笑来当时“欠别人3万比特币”,严格来说这并没有错。

“伪首富发了十几个项目,把EOS举到口袋里,喊了出来,自己套现。”李笑来确实发布了许多项目。目前,李笑来本人承认有两个项目接近于零:CANDY和PRESS。至于养出来的EOS,自然要放在自己口袋里。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不能放进别人的口袋。至于喊着要现金,这个不能乱说,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。

将加注的比特币放入公正骰子赌场进行洗钱或输钱。李笑来说他投资了骰子。

南宫认为,陈伟星在前三点没有什么大问题,问题在于后三点。前三点是我听到的故事可以理解,虽然有偏差。三分之后,李笑来被直接认定有罪,有点太难了。

挪用公款。近年来,李笑来确实做了很多项目,筹集了很多资金。你可以说李笑来的集资过程可能不规范,可能违法,但你不能说李笑来贪污挪用公款。

李首骗大李笑来骗局教授

Pressone确实想筹集2亿美元颠覆出版业,但州政府政策不允许,李笑来归还了筹集的资金。所以,升压药只能算是创业失败,可能是资金不足,市场竞争激烈,或者是李笑来心脏老化造成的。

Bigone的前任,云碧。com,确实存在卡死、不能间歇提现等问题,但也不能说是骗局。否则整个交易所都是骗局。仅仅因为李笑来所做的交易不是骗局,这是不公平的。

李笑来是否是一个骗子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。

一些韭菜购买了李笑来的所有课程,试图走向财富和自由。

有韭菜大力收购PRESSONE,对PRESSONE颠覆出版业充满憧憬。

一些韭菜沉迷于李对糖果的宣传,为了购买这种准零货币而破产。

在这些韭菜眼里,李老师的确是个骗子。

但是李先生说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投资负责,所以李先生不认为他是一个骗子。

当然还有其他角度。例如,从法律上讲,李笑来不是骗子。

附件:判决书全文。

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

民事判决

(2020)浙闽中01号2339

上诉人(一审被告)陈伟星,男,1983年4月2日出生,汉族,人,住浙江省下城区, 杭州市,

委托人代理为浙江河律师事务所廖文燕、吴壮,律师。

被上诉人(一审原告)李笑来,男,1972年7月12日出生,朝鲜族,人,住吉林省延吉市,

分享给朋友:

相关文章

炒币为什么要拉人

炒币为什么要拉人

炒币为什么要拉人在1月份推出Stacks  2.0区块链之后,我们看到开发人员对开发比特币智能合约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。现在,Hiro更加关注开发人员。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开源的Stacks软件开...

okex官方网站,okex网

okex官方网站,okex网

okex,okex官方网站,okex官网短线做市,矿业概况中:初始投入100万键,10月30日新增54万键,共计154万键,约378 EOS。截至11月17日,西站在大丰收集采矿目前总市值701 EO...

ltc挖矿

ltc挖矿

ltc挖矿第一,货币圈赚钱的方式很多,投机可能是最不靠谱的刚刚进入币圈的嫩韭菜才是期货高手。例如,早期的八哥威胁说,只有那些能在期货市场赚钱的人才是真正的主人。八哥交了很多学费,还拜访了货币圈的名师。...

比特币买涨买跌骗局

比特币买涨买跌骗局

比特币买涨买跌骗局一个人最大的资产是健康,健康最重要的信息是体质,体质的关键部分是心智,心智最有价值的东西是思想。货币市场起伏不定。每天看市场,眼睛累,心醉。DeFi开采如火如荼,蔬菜、水果、矿物质难...

EOS,ETH和BTC的下一步是什么?

EOS,ETH和BTC的下一步是什么?

鉴于我最近从Block.one辞职,我想向那些对我与EOS和更广泛的加密货币行业的关系有疑问的人发表意见。令人震惊的是,随着审查制度的混乱和监管的下降,我们许多人希望这项技术能够将我们从国际银行的枷锁...